叫什么都好ᕕ(ᐛ)ᕗ

存在即合理,什么都不奇怪

You belong with me⑨(完)

啊?从2016开始写的ybwm吗???

我…拖了…这么久的吗??(挠头鞠躬
其实没有那么热烈的写下去的欲望了。但是真的想要写到结局。不然总觉得有一件事没完成。所以写的不好也还是硬着头皮在写。今天看完白爱的making,觉得还是有点甜的吧。虽然萌冷战,但是也不算严重的cp脑子,什么都吃,非常快乐(咸鱼躺 写小作文纯粹是自己想写点来自娱自乐,开心就好了…对,开心就好了。

【涼慧】You belong with me ⑧

◇涼慧
◇ooc
◇abo
期末复习间歇扔一发更新。希望大噶随意看看小学生作文开心下(×可能有点虐的吧

————————————————————

「什么是虚假什么是真实。」

已经来过一次了,再次来到伊野尾的住处楼下,山田仍旧局促不安。对不清醒的omega做出了那样的事,更何况还是以虚假的身份,怎么想都不应该。

可是,正因为如此,才更加需要尽早说清楚。山田抿了抿嘴唇,步子终于迈大了一些。

摁了几次门铃也没有动静。
是不在家还是…不想见到我。

正在山田犹豫着不知道该离开还是继续等的时候,伊野尾拎着便利店的袋子出现在了楼梯口。

和山田的脸色形成对比,意外的,伊野尾并没有什么惊讶的表情。

“你去哪儿了?”
山田悄悄带了点怒气,昨天刚被自己标记,今天一大早又不见踪影的这个人,现在见到他也没有过多的表情。空气里似乎还有一点轻飘飘的甜味。山田吸了吸鼻子,有点着急地看着伊野尾。

而伊野尾选择避开山田的视线,他举起袋子晃了晃,随后掏出钥匙开始开门。

“一个陌生的alpha堵在你家门口,你也能这么轻易地开门吗?”不知道是因为被无视了还是因为伊野尾那个无所谓的样子,山田的声调突然变高。

伊野尾停了下来,紧紧地抓住钥匙,锯齿般的边沿戳着手心。

“也不能说是陌生人,对吧?毕竟昨晚被你标记了不是吗。”伊野尾讽刺着露出了无奈的表情。

“…”山田红了耳朵,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进来吗?”伊野尾打开了家门。

“啊?啊…打扰了。”

山田没有想到会被邀请。现在他虽然坐在沙发上,眼神忍不住一直往伊野尾那边飘。他…到底怎么想我的啊?

伊野尾倒水,他盯着他的手,伊野尾拿着水杯走过来,他盯着他的腿,直到水杯哐地放到面前,山田似乎才回过神来。

“对不起…”山田握住杯子,真心实意地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什么?对不起标记了我,还是…对不起骗了我?山田くん?”

山田手里的杯子差点晃出水来。

“啊?”

“不是吗?”

“不…是的…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昨天。”

“昨天?”山田回想着各种可能被识破的场合。

“山田大厨不愿意登杂志倒也还是能留下照片的。”
啊。餐厅。

“对不起!”山田有点激动地抬起头。眼神也因为有点紧张的缘故带着波动的光。

“既然…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想,有一件事得…”

“没关系。”伊野尾打断了他。“昨晚的事我也有责任。虽然标记了我,但是你不需要有太大的心理负担。平时不需要见面,只要在发情期…你也知道,我年纪不小了。当然,也不会持续很久的…”

山田原本想要提伊野尾入籍的事,所以刚开始还听得认认真真,以为在婚前对方想让自己做些准备。但是当听到伊野尾说不需要见面,不要有心理负担的时候,他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伊野尾看山田一脸惊讶,摆摆手掩饰不算太平静的内心。“我是不想成为那种omega啦。依附于alpha这种事,还是让希望那样的omega做就好了。”

“所以你不想要和我在一起?”山田的眼前出现了一个身影。“上次在你家留宿的那个人,你也是这样和他说的吗?”

“什么?你跟踪我吗?”

“那个人是alpha吗?不是吧?是的话昨晚你也不会默许我做那种事吧?”山田站了起来,至上而下盯住眼前的人。

不是的,心里明明是抱歉的。说出口的话却带着刺…

“是或者不是和你有什么关系吗?”伊野尾抬起脸直直地盯着山田。

“关系?我们的关系可是法定的。你说有没有关系?”
山田抓住伊野尾的肩膀,力度不算大,但是让人无法挣脱。

“你不也一样吗?躲着我不是因为喜欢的另有其人吗?”伊野尾的气息开始不稳起来。山田似乎早就发现他发情了,因为他的扣子已经被解到了第二颗。

但是山田听到这句话,手中的动作一滞。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自己还有喜欢着的什么人?”

tbc

You belong with me⑦
我都没开车,仅仅是在回忆车而已。😤

上网课好想睡觉(¦3[▓▓]

看自己写的故事好像流水账哦…每次都在脑子里排练好几遍希望不会有奇奇怪怪bug所以最后写出来全是一个样子…(小学生文笔,希望大家就随便看看,如果能开心下就更好了

【涼慧】You belong with me ⑥

★涼慧★
★ooc★

「覆水难收是什么意思」



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

山田揉着隐隐作痛的太阳穴,从床上坐起来。自己浑身赤裸,床单上星星点点的斑驳也没办法忽视。怎么看都很明显——事后的早晨。

昨晚山田和伊野尾一起喝酒了。原本以为自己提出邀请会被拒绝,没想到伊野尾欣然接受了。有点生气他随随便便跟人去喝酒的山田就坏心眼地多灌了他几杯。

没想到这个家伙这么容易醉。可恶,就这样还和只有一面之缘的人出去喝酒。心是有多大啊。虽然一边继续生气,但山田还是把外套盖在醉倒的伊野尾肩上。

没有办法,已经喝酒了,只能打车把他送回去了。可是看了看瘫倒在自己身上的伊野尾,山田对司机报了自己的住址。

毕竟是我灌醉的,这样放他一个人待着实在是不好吧。山田避开司机投来的“我完全了解”的眼神,暗示自己要正直。

一路上,伊野尾都很安静。他呼出的微热的气痒痒地抓着山田脖子上的皮肤。因为同样也喝了酒的关系,山田觉得自己有点发热了,抓着伊野尾一边手臂的手心有点出汗,热热地隔着衣服布料贴住伊野尾的皮肤。山田甚至觉得自己能感受到对方的脉搏。一下一下,不带任何紧张的情绪。

居然睡得这么安稳。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处境啊,可恶。

突然一个转弯,伊野尾整个人顺势往山田那边倒,被山田一把捞住锁在怀里。惯性的关系,什么东西在山田的脖子上碰了一下。山田当然知道是什么,心脏也开始狂跳。把怀里的人往自己这边又带了带。他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一个趁机吃人豆腐的坏家伙了。

考虑到伊野尾喝醉了,搞不好会有很可怕的睡相,山田决定把自己的大床让出来。好不容易把伊野尾安顿好之后,又忍不住凑上去仔细看看他。

山田盯着伊野尾微微抖动的睫毛,忍不住亲了一下他肉乎乎的脸颊。抬头却看到伊野尾半睁着眼睛看着他。

“啊,那个,我…你醒了吗”山田别过脸去强装淡定。
伊野尾看了一眼对方开始泛红的耳尖,嘟囔了一声什么。山田没听清,凑上前想确认。没想到伊野尾很准确地一下找到了他的嘴唇。

“好渴——”伊野尾把枕头压出了浅浅的坑,留下发呆的山田愣愣地看着面前又睡过去的人。下一秒,山田敏感地觉察到空气中飘起了一种他从来没有闻过的清新的气味。

在反应过来那气味是来自伊野尾之后,他马上冲出房间试图从伊野尾的包里寻找抑制剂。果然,一个这样年纪的omega一定会随身携带抑制剂。
但是当山田握着抑制剂走到房门口时,alpha的本能却使他犹豫了。
房间里正在发情期的是自己法定的omega,难道还要给他打抑制剂吗?况且这个人似乎没有一点自觉性,真的不需要采取特别的手段吗?
山田推开门,气味似乎比刚才更浓烈了。他看到伊野尾脸色绯红,嘴唇微张,好像还在喊渴。只想了一秒,把抑制剂放在床头,山田抿了抿嘴唇,解开了伊野尾衬衫的扣子…

(开往幼儿园)http://pianke.me/version4.0/wxshare/wxshare.php#!/article/59dba337a581a3c720408136

原本空气中两种不同的气味也在激烈的碰撞后归于平静。


想到昨晚自己标记了伊野尾的事,山田就不由自主地脸红了。但是说起来,伊野尾呢?

山田飞快地套上居家服,在家里转了两圈,但是除了皱巴巴的床单和床单上尚存的东西,别的什么伊野尾存在过的痕迹都没有。

【涼慧】You belong with me⑤

努力填坑,最近对很多事情都失去了兴趣,就只想躺在床上什么也不做。啊…可是开了坑不管有没有人看都是要填完的。我会努力的😊谢谢点小心心的你。

【涼慧】
◆abo
◆ooc

「一个谎需要无数个谎去圆」


次日,伊野尾意外地醒的很早。

他感觉自己很久没有睡得这么好了。以往作息不规律的生活里,即使日夜颠倒地睡上十几个小时,醒来还是会感觉昏沉沉,今天的轻快感前所未有。

他从沙发上坐起来,微微刺痛的后颈告诉他昨晚的确发生了些什么,但他不愿再多想。清醒的头脑告诉他,没有成结,一切都好说。

想要给自己做点什么填饱肚子,打开冰箱就看到了昨天没有吃成的乌冬面,干净的码在保鲜盒里,是两个人的份。

大概是想一起吃的吧。伊野尾感觉自己的眼睛有点酸涩。

“果然睡得还不够啊。”他关上冰箱门,揉着眼睛走到卧室。

床头柜上还放着有关自己法定alpha的资料。白兮兮的纸张看着刺眼,伊野尾麻利地把那一摞纸整了整,塞回了垫在下面的文件袋里。自己被别的alpha安慰着度过突如其来的发情,法定者却联系都懒得联系他。或许这段关系里的两个人,都不应该对对方抱有期待。原本以为需要说服自己依附别人而活,现在看来对方大概也不想要被依靠。或者对alpha来说,这根本是一种强迫。想要得到omega易如反掌吧,何必要被分配呢。

但是自己的情况真的很紧急。这次是在家里,对方又是认识的人。下次可能就会是别人,自己不会这有么幸运了。在有法定alpha之后如果被别人标记,自己搞不好会被起诉。

想到这里,伊野尾觉得这件事上,自己不能做被动的那个人了,去找他吧。虽然这么想着,但是身上还留着别人的气味,这整周很明显都是不行的。

山田没有想到伊野尾会给自己打电话,他以为那晚自己看到的已经表明了一切。

「这么迟和你联系真的不好意思,最近工作上遇到了一些麻烦的事,一直腾不出时间。」

啊啊,没关系,我也是的。之前没联系上你,后来也短暂出差学习了一段时间。

山田不动声色地和他一起扯谎。工作吗,是感情上的麻烦事吧。

之后伊野尾提出周日一起吃晚餐,听得出他很急切地想要和alpha见面。

“怎么办呢,周日我还是要工作啊,你也知道,我是厨师嘛。”

不,不是的,自己虽然身为主厨,但是每周日是不需要工作的。山田觉得自己应该生气,发生了那种事,即使对方和自己还不算认识,也不应该的。

那你什么时候有空了我们再联系吧。

挂了电话,伊野尾呆呆地坐了一会儿。虽然一通电话什么有营养的话都没说,但至少,知道了他周日这天会在哪里。

他仔细搜索了山田所在餐厅的地址,把它记到了日程本上周日那一天的小框框里。

是很高级的餐厅呢。伊野尾心里盘算着,去用餐顺便采访山田的话说不定连工作也能一起完成。

事情当然没有伊野尾想得那么顺畅,周日他的确尝到了美味的餐品,可是和侍者说明来意想要采访山田大厨的时候,对方露出了“一看你就不是常客”的表情。

“山田くん他今天是休息的。如果想要采访的话,周一到周六他是工作的。”

山田其实没想过伊野尾会到餐厅来找他。他最近一直在研究新菜品,今天也是,在家做料理的时候想要记录,才想起来把笔记本落在了餐厅厨房了。
从侧门进出餐厅并不会被顾客看到,他来取了笔记本就准备开车离开。车还没有发动起来,就看到了从餐厅推门出来的伊野尾。

山田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第二次尾随吗?自己开着车跟在一个omega后面,怎么想也很奇怪。车速虽然已经很慢了,但还是会有声音,伊野尾很快就发现了,他看起来很疑惑。

这种时候不都应该飞快跑开吗?这个人真的很没自觉诶。

山田连忙摇下车窗。

“是我。”他忘记了伊野尾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啊!高田くん。你好。”

“?啊,对”山田想起来自己原来骗他更早。

“你怎么?”怎么跟着我

“啊,我刚开车看到一个人很像你,我就想着开慢点看看是不是你。”山田知道因为说谎,自己的耳朵应该已经红了。

“哈哈,是我啊。高田くん有事吗?”

想点事啊山田!

“噢,我想问问你要不要一起去喝酒。”

肯定不会去的,一个有自觉的omega怎么可能在高危期和陌生人去喝酒,山田你就想不到什么更好的事了吗?

“可以哦。”

【涼慧】You belong with me④

时隔多年(呸)来填一下坑,不知道还有几话完,大概也不会很快填完吧…还有就是这章…简直可以说是…贵慧了…没有32…(有罪下跪了)我倒是…写的很爽…大晚上的…可能很多错字也说不定了…

◇涼慧◇
◇abo◇
◇ooc◇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了吧」

这当然是有岡第一次到伊野尾的家,虽然自己一直在追求伊野尾,但两个人还没有熟到这种地步,只是有过几次送乌冬面上门的经历。

今天来找伊野尾,有岡其实犹豫了很久。一方面他觉得既然法定alpha没有把伊野尾当回事,自己为什么不能追求他?另一方面,伊野尾之前明确拒绝了自己,继续下去也不一定会成功…

但伊野尾不知道自己是alpha啊,也许,在知道了自己的alpha身份之后,他会改变想法呢?

最后一次,有岡默默告诉自己,把自己是alpha这件事告诉伊野尾,然后在今晚最后一次和他告白吧。

还没到往常的下班时间,有岡就和店老板请了假。
这人肯定又睡到下午,不知道有没有吃东西啊。
拎着乌冬面和煮面小菜,有岡想起了和伊野尾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去年年底,普通的日子。虽然才四五点钟,但冬季的夜晚来得很早,一天的碰壁让刚进入社会还在找工作的有岡情绪无比低落。可偏偏,风还这么冷,有岡对着双手哈气,左右寻找着可以简单吃一餐的店。
乌冬面很不错,让人暖和又不会太贵。他快步走向面店,伸手拉门的瞬间,另一只手也伸了过来。

“啊不好意思!”有岡脱口而出的是已经说了一天的这句话。

“没关系哦。”那只手的主人拉开了门,“请进吧。”

“谢谢!”有岡抬头,看到对方半眯着眼睛,笑得一脸无害,头发柔顺地贴着脸颊。

声音很好听,有岡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脸也很好看。

乌冬面店不大,人也不多。有岡在伊野尾隔壁的桌子边坐下,能够听到他和老板的对话。两个人大概是蛮熟了,闲聊的内容不一会儿就从工作变成了感情生活。伊野尾是omega,有岡在心里点点头,果然果然。

“所以说,为什么omega一定要依附alpha生活?成为alpha的所有物这样的事,我做不了。”


有岡捧起碗假装喝汤,悄悄看了伊野尾一眼,愠怒的伊野尾微微皱眉,嘴唇抿得很紧。

接下来就是发现乌冬面店正巧在召学徒,脸长得很幼又会说话老板很喜欢就同意让自己留下来了。

工作有了,说不定omega很快也能一并有了呢。有岡的脑海里是伊野尾,不,还是慢慢来好了…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伊野尾的公寓楼下。

不在家吗。抬头看了眼透着黑色的窗户,有岡决定先上楼敲门。毕竟伊野尾的作息不太规律,这会儿在睡觉也说不定。

在确定伊野尾不在家之后,有岡靠着走廊的墙壁一边往下张望一边想着待会儿怎么说。伊野尾不会出去太久,他随时都有可能发情吧,有岡开始担心了。

好在没过多久,有岡就看到一个人影冲着这边来了。同时,有岡也看到了另一个有点可疑的人影。他警惕地盯着那两个人,不过后面的人很快就在路口站住不动了。

当伊野尾慢悠悠从电梯走出来的时候,有岡闻到了很清甜的桃子的香味。

啊,这个人到底有没有点自觉啊。有岡赌气地悄悄藏到暗处,趁那人开门的时候,从背后紧紧抱住了他,并且在被发现之后带着私心地亲了他的后脖颈。

“伊野尾ちゃん怎么知道是我?是闻出来的吗?”有岡沉浸在桃子的香气中,差点闭上眼睛释放信息素。

伊野尾可能真的有点吓到了,他摸着脖子,问有岡有什么事。有岡回头看了眼楼下路口的地方,那个人还在。

有岡想到自己是带着面来的,坚持要进伊野尾的家。对方犹豫归犹豫,最终还是开了门。

这样一来那个尾随者该走了吧。有岡暗自舒了一口气。

“有岡…大ちゃん到底是什么事,非要进来说?”

“乌冬——”有岡把手中的袋子举到胸前。“怕你没吃饭,所以想来给你做。”

伊野尾接过袋子,冲有岡笑了笑,“谢谢啦,今天恐怕吃不下了,只能明天自己做来吃了。”

看着伊野尾把食材放进冰箱,有岡忍不住开口:“是桃子味的吧,伊野尾ちゃん。”

伊野尾飞快转身,盯着他,没有说话。

有岡低着头。

“我和伊野尾ちゃん说过吗,是alpha的事?”

伊野尾没有说话,但是有岡觉得他似乎在微微抖动。

“伊野尾ちゃん,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喜欢你…”

“不…不要说…”伊野尾的声音里带着痛苦,人也在簌簌地抖着。

“怎么了?”有岡冲向伊野尾,抓住他的手臂。烫得惊人,是发情期到了。

有岡把伊野尾扶到沙发上坐下,连忙释放自己的信息素,试图让他不那么痛苦。

“不要…不要你的…信息素…”伊野尾无力地推着有岡。

“伊野尾ちゃん这么讨厌我吗?”

“我…我有…法定的…”

“法定法定!你法定的alpha现在在哪里!”有岡气得大喊。在看到伊野尾湿漉漉的眼睛和汗湿了的脸颊之后,又心疼地抱住对方。
(好了应该得走链接了…手机能把链接改成一个句号或者颜文字吗??这样子赤裸裸很害羞了…)
  http://pianke.me/version4.0/wxshare/wxshare.php#!/article/5921c4c3a33d73e46741d9af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涼慧】You belong with me ③

改了又改,因为时间隔得太久,之前写的一部分感觉不太合适又删了重写,终于今天可以更一章啦(一如既往的短小(/ω·\*)

【涼慧】 

  ◆abo 

  ◆ooc

「违法的事吗?」 


明明那么温柔地表示会再联系自己,可是等了一个下午,山田也没有打电话或者发短信来。


果然生气了吗? 对一个陌生人产生期待这种感情是非常奇怪的啊。即使对方很快就会成为自己非常亲近的人。 


怎么说,也有点烦躁啊。 


伊野尾决定出门去吃点东西。 短信也好,电话也好,怎样都行吧。 


不太能喝酒,而且如果喝醉了的话,作为omega来说,太危险了。所以大多数时候伊野尾只会点乌龙茶来喝。但是今天他决定去喝一杯。


“偶尔喝一杯没什么关系的。”伊野尾在常去的居酒屋点了一杯梅酒之后默默地想。 


坐下没多久,伊野尾就知道自己被盯住了。不是第一次被盯着看,他端起杯子,抿了一口梅酒,微微眯起眼睛用余光看了一眼那人,嗯,一张很好看的脸。


 “你好,请问你是伊野尾君吗?我是高田优,我很喜欢您写的食评。” 


伊野尾愣了一下,是读者啊。


 “嗯…我们在哪里见过吗?” 应该没有见过吧,可是为什么会知道我的样子呢?

 “啊,没有的。”山田连忙摆摆手,“只是听到老板喊了您的姓氏,很少见,所以就这样冒昧地来打扰了,想确认一下。介意我一起吗?”

 

“嗯?不好意…” 


“诶?你那是什么?”山田指着伊野尾手边的碟子。“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伊野尾不喜欢和别人喝酒,更不要说和陌生人了。即使对方顶着这样一张脸,伊野尾也还是想要拒绝的。

“是煎豆腐。”

“诶?菜单上有这个吗?”

“是我拜托老板做的。”

“啊——我也好想吃豆腐——”

山田眼睛亮晶晶地盯着伊野尾。

没有想到这位陌生人这么不客气的,伊野尾有点惊讶地侧过头看他,两个人正好对上了眼。伊野尾连忙撇开脸,说了一句请用。 


果然只喝了一杯啊。 伊野尾心想。如果不是突然出现的读者,自己很有可能还会多喝几杯。不过这样也好,趁着没什么醉意,伊野尾加快了回家的脚步。 


从口袋里掏出钥匙,还没来得及对准锁孔,就被人从背后紧紧地抱住了。


 “谁?”伊野尾慌乱地想要挣开,却怎么也没办法让那两只手臂松开。 


“是谁?是有岡君吗?”伊野尾紧张地绷紧了后背。明显感觉到那双手臂放轻了力度。 


背后的人轻笑了一声,在伊野尾的后颈啄了一下,松开了手臂。

 果然是有岡。


 “伊野尾ちゃん怎么知道是我?是闻出来的吗?” 


“闻到什么的怎么可能,我是真的被你吓到了。不过有岡君有什么事吗?”伊野尾摸了摸脖子,有点局促不安。


 “是有事,能进去说吗?还有,叫我大ちゃん吧。” “…”

伊野尾很犹豫。

真的很想拒绝,不知道到底有什么事要说,这么着急吗?有岡的心意虽然自己已经明确拒绝了,但是他看起来还是很坚持的样子。另外自己已经是有了法定alpha的人了… 


“还是说伊野尾ちゃん的alpha现在正在里面我不方便进去?”


 “不…不是的…”明明连话都没有说过一句,怎么可能这么快同居。


 “果然你们还是连面都没有见到吧?”有岡哼了一声。 


是啊,到现在也没有联系我。

“进去再说吧,真的有什么事的话。”伊野尾打开了门。 


————————————

山田开心地吃到了煎豆腐,伊野尾却很快喝完酒要离开了。

“高田君,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 

伊野尾刚走出去,山田就一边递给老板酒钱说着不用找零了一边飞快穿着外套跟了出去。 


做出尾随这种事情,真是太…变…态…了…

山田忍不住挠了挠头。

诶,我可是法定的,况且我也没有打算要做什么啊,只是想知道一下他的地址嘛。而且个人信息里是有地址的,我这样根本就不是犯罪啊!
不过,为什么要编一个名字啊!直接说我是你的alpha不就好了吗!

一路上山田都沉浸在自己的脑内剧场里。 到了。 也算是安全护送了吧。

山田大概是少女漫看多了,想看伊野尾家里的灯亮起来再离开。 


…… 



呆呆地走在回家路上的山田心情很沮丧。

所以,伊野尾他,已经有爱人了吗? 为什么还会被安排成为我的omega?但如果,是在成为我的法定omega之后…这样,是违法的吧?